李筱如 发表于 2013-2-6 16:16:05

三杯通大道

三杯通大道,一斗合自然。
  
  但得醉中趣,勿为醒者传。
  
  冬日的静夜,总给人带来一种久违的宁静。看见摆在小酒柜里的父亲生前用过的酒壶,又让我陷入了与父亲对酌时的情景。起身自斟了一杯张裕金奖白兰地,放在手边,坐在电脑前敲打这篇文字。
  
  看着眼前的这杯酒,闻一闻它的新鲜清香,用舌尖舔一舔,让人顿时神清气爽。这时的我,想到了中国有博大精深的酒文化,人们对酒也有一种特殊的情节。琴、棋、书、画、诗、酒、花、茶,被称为人生八雅。酒为八雅之一,足见酒的重要地位。以水为形、以火为性的酒,几乎同华夏文明史一样久远。传说,自黄帝就开始做“醴”,一宿而酿成。周文王酿三次,酒味醇了,称作“酬”。汉代五月造,八月成,酿三个月,叫九酝酒。真正用粮食造酒的还是杜康,历史上有“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”的诗句和“杜康造酒刘伶醉,不醉三年不要钱”的故事,故人们一直把杜康作为酒的祖师爷。
  
  喜欢看戏,京剧中的《醉打蒋门神》、《醉打山门》中的酒,酒又是壮胆之物,如无酒,武松未必敢打蒋门神,鲁智深亦未必敢打山门;唐明皇驾幸西宫,找梅妃卿卿我我。杨玉环醋意大发,于是“看大杯伺候”。如此看来,酒是碱性之物,宜解酸;酒,能言平素之、所未言。《煮酒论英雄》里,曹喝着喝着终于喝出“今天下英雄,惟使君与耳”来了。酒能写平素所未写。《李白醉写》,唱出了“我匡威高帮帆布鞋不学汉武侯西城弄险,我不学刘先主马跳龙潭。我不学养由基身带冷箭,我不学伍子胥夜过阳关。我不学汉钟离摇凉打扇,愿学个吕洞宾酒中神仙……”的优美唱段。还有凄凉的《霸王别姬》,一柄长剑,两壶美酒,四目相望,生死相别;浮华的《贵妃醉酒》,骊宫中,仙乐处处,酒香弥漫,千间厢房千烛燃,楼外明月照无眠;今宵有酒今宵醉,明日君王不早朝……
  
  酒,对于文人来说,那更是不可或缺的了。酒可以使他们文思泉涌,可以激发他们的壮志豪情,更可以使他们在醺醺的酒兴中,毫无忌惮地抒发自己的情感,成就出一篇篇流芳千古的诗文。无论是“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”的曹,还是“斗酒诗百篇”的李白,或是“把酒问青天”的苏轼,大概都是如此。更有甚者,如我们的大文学家曹雪芹,生活穷困潦倒时,窘迫得已经到了“举家食粥酒常赊”的地步了。即便如此,再穷,再“酒常赊”也照样得饮酒。否则,恐怕就不会有《红楼梦》这部宏篇巨著了。文人如此,书画家亦如此。画圣吴道子,作画前必酣饮大醉方可动笔,醉后为画,挥毫立就;书圣王羲之醉时挥毫而作《兰亭序》;草圣张旭每大醉,呼叫狂走,乃下笔。
  
  酒,是个好东西,亲人团圆,好友相聚,都离不开它。家庭生活的欢声笑语中,兴起酒杯,祝老人健康长寿,祝同辈工作顺利,祝孩子茁壮成长,祝生活更加美好……可以说,酒里有说不完的吉祥,诉不完的亲情!在相互的声声祝愿中,把所有的希望和情思都融在酒里,那种感觉,那种气氛,如沐习习醺风,陶然自得,乐在其中。我喜欢亲友团聚,把酒言欢的气氛,也羡慕那些大文豪们借酒抒情,在醉与不醉之间,指点江山,将千言万言洋洋洒洒地一挥而就的豪气与才情。每当自己闲下来的时候,可以小酌一杯。酒当然不一定是名酒,却绝对要有知己,一壶酒喝下去,更多的话溢出来,谈文论艺,这一晌就会过得十分的惬意了。
  
  酒,真的是好东西,但美味不可多用,凡事可有度。酒过度带来的后果不堪设想。商朝出现过臭名昭著的“酒池肉林”。商代的统治阶层喝酒已经喝到了这个程度,已经腐朽到了如此地步,那么为周朝所替代,也就成为静脉曲张袜哪个牌子好必然了。人与朝代一样,也都是在轮回中前行。人用酒过度,自然也是自取其亡。都说酒误事,都说酒伤身,而我知道的“酒入豪肠,七分酿成了月光,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,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”,却是余光中对李白的赞颂,这样的赞誉也只有李白能称得起,配得上。如果所有的饮酒人,都能像李白一样,那么,酒就是名副其实的好东西了。
  
  我不是高阳酒徒,但对酒颇有一点感情,也可以说与酒有缘吧。上个世纪70年代,商品紧缺的年代,我就为父亲打散白酒,偶尔也会找开瓶盖闻闻酒香。所以,现在对酒有了些感情,时常也会小饮两杯的。在还过得去的日子里,酒也是我家的常客。清晰地记得父亲健在的时候,父亲每天晚饭时都得喝上一两盅的。按我当时的经济条件,孝敬老人家喝上一点价格不菲的酒,还是可以的。但不论拎回来什么好酒,在父亲那里,都不如北京二锅头、衡水老白干和张裕金奖白兰地受老爸的欢迎和钟爱。
  
  现实生活中的我,知道生活总是需要酒的。故友见面,斟到上三杯两盏淡酒。喝第一杯酒,说说自己现在的生活、幸福、辛酸,无奈随酒一齐下肚;再喝第二杯酒,回忆一下过去的青葱岁月,询问一下旧人旧事,缓缓的喝下这第二杯酒。喝第三杯,展望一下未来,谈谈自己还未丢掉的梦想,洒脱的喝下这第三杯酒。三杯酒过后,好象杯盏把人生的一切都装了进去。喝了这三杯酒,可以说就饮尽了人生。然后挥挥手说告别,各自启程,继续自己的杯盏人生。人生一世,能真正体味开怀畅饮和独品幽酌的快意,应该是一件幸事。
  
  喝酒和品茗一样,喝酒亦有乐趣。或独酌,或共酌。其实,人还是希望能与知己对酌的。我知道“三举酬酢共主客,谈天说地长相忆”的时候,能使人心扉洞开,心犀相通,其乐无穷。古人把“琴、棋、书、画、诗、酒、花、茶”称为人生八雅。善酒者情逢知己,杯斟满,笑傲天涯走;数,尽在将进酒。人世所有人的人生都有着太多的悲喜,难得有一种东西可以寄托不同的情感,酒则是这种寄托的最佳首选。兴起时,把酒言欢,对酒当歌;失意时,借酒消愁,一醉方休。文豪欧阳修有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的精妙之句;然,有“千古第一才女”美称的李清照刚发出了“酒意诗情谁与共”的深深慨叹。不一样的人生,不一样的感怀,不一样的抒情,尽在能成就好事,亦能坏大事的酒里。
  
  天若不爱酒,酒星不在天。地若不爱酒,地应无酒泉。天地既爱酒,爱酒不愧天。既然对酒都这样情有独钟,我也就加入了爱酒的行列。我喜欢茅台酒的酱香,喜欢泸州老窖特曲的浓香,喜欢汾酒的清香,喜欢三花酒的米香,喜欢董酒的复香,喜欢不同酒型的不同醇香。如此爱好,似乎不适合女人。但我看到于丹的《于丹趣品人生》一书时,从中真正感悟到了一杯淡酒,琴声绕梁,邀山水入镜带给人的一种惬意和意境。
  
  冬天的静夜,独自擎一杯淡酒,看到父亲的酒壶,看到酒,想到酒,便写出了诸多关于酒的心情文字。不说“酒意诗情谁与共”,只言“三杯通大道,一斗合自然”。在我的文字就要结束的时候,我又呷了一口手边的酒,写道:青梅煮酒,与山共醉于夕阳红;满怀菊香,手持一杯清酒,饮尽自然和人生的真意!
        
           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三杯通大道